网易新闻对话李戡

网易 2018-11-09 16:33:52

  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网易新闻对线日,李戡走进大学,1个月前,他因为放弃台北大,出书戡乱教育和评价韩寒出名了。围绕他的除了关注和好奇,还有来自内地网友的疑问--“是有真才实学还是靠父亲的?是投机还是?”。带着同样的好奇,网易新闻对话李敖的儿子--李戡。

  韩寒说‘上海世博是用钱堆出来的’,我不知道他是在什么样的情形下讲的,我这次去看才发现上海世博还是真的蛮了不起的,办任何大型活动都需要花一笔钱,这个办的意义已经是物超所值了。”

  的争论,看到《我是李敖儿子,做什么韩寒第二》的标题,第一反应是什么?李戡:我觉得莫名其妙,这条新闻一出来,隔了一个晚上,转载的就多到

  十几,二十家,他用(“做什么韩寒第二”)这种话当标题,当然会让很多人转载,把之前所有的报道全部掉。

  网易新闻:你父亲的友人马家辉先生在谈到你的这个风波的时候说“如果那篇报道的内容真是他讲出来的话,那他就要认。”其实当时记者不管是否声明是在采访,你是否有讲过这句话?

  那是我讲的话没有错,因为有人就问我是不是要当什么“人”,是不是“第二”之类的,我就讲了这段话。记者把我给惹毛了,于是有一点“发飙”,讲了不好听的话。

  围脖留言--“文人不应该台上两套东西”,你如何回应?李戡:我觉得他看到就好,他也不是很了解事情的经过,

  被卷进一场毫不相干的风波,然后从此没完没了,整天有记者问你“要不要做谁谁谁的第二”,“谁谁谁的人”“你怎么看他”。然后他讲了一句不好听的话,记者就把它(这句话)当成是内容写进来了,不只是他,任何一个人被这样对待都不会高兴的。

  时称“大家过于高估了韩寒,读书读得不够也会失败”,你也说过类似的话。你们断定他读书读得不够的依据是什么?李戡:

  其实是他们这样讲,我只是转述他们的想法,他们的意思是说,有个优秀的历史学者叫钱穆没有念过大学,所以有时候他的言论会“一脚高、一脚低”,所以可能因为没有念完大学,才会出现这种问题。获取知识的渠道不只是受高等教育,只是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话),可能会产生一些差异。他们年纪大的老一辈的人可能会用这种态度看,年青人可能就不这么想。

  网易新闻:陈文茜小姐此前说“韩寒对世博了解很浮浅”。现在你来过世博了,认同陈文茜的看法吗?

  李戡:因为韩寒说过“上海世博是用钱堆出来的”,这句话我也是从陈文茜那边听来的,因为我也不知道他是在什么样的情形下讲的这句话,其实我这次去看才发现其实上海世博还是真的蛮了不起的,因为办任何大型活动,世界性的活动都是需要花一笔钱啦,这个办的意义已经是物超所值了,它的效果,包括后世博的效应,都是值得的,我也觉得上海经营世博会的用心是值得肯定的。

  多人把你和韩寒放在一起比较,对此你现在的感受是什么?李戡:我也不会去怪谁,我只是觉得的人那么多,可以不要一直跟我谈他吗?因为我对他其实不了解,我只是听过这个人

  和《独唱团》这本,其他的都没听说过。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故意这些争论,可以多问问我对看其他人的看法,我觉得这比较有意义。

  ,一个公务员公开支持中国统一,被撤职查办,退休金也全部。只有支持,没有支持统一的。”网易新闻:陈文茜之前在7月底的节目中谈到“李戡的新书一定会有很多同学去买”截止到目前,在岛的销量如何?

  在教育类里卖得算是很好的,一周内排在网络书店总排行榜的第23名。印3500册,十天左右就卖完了,紧急加印了1000本后,隔了一个礼拜又印了一次。现在我们计划9月份要再版,一些书的内容要再修改、增加一些东西。

  有网友问过你来内地上学是否会出内地教育戡乱记,你回应不会出。现在网友觉得你面对内地的不敢写,是吗?李戡:

  这本书不只在谈教育(方面),也反应一些、社会局势。现在的几乎每个人都,他们以为史是出中国史的一门历史,他们以为学是出中国学的一门文学。他们以为在1945年日本战败不是交还给中国,他们以为还可以加合国,到现在还是一个国家,跟中国、跟没有关系。所以整个社会的,人都疯掉了。他们把我当成看待,觉得我是所谓的卖台。我想这是

  (上)最主要的差别。这个地方已经到了极点了,所以我才要出来写这本书,让很多人一下。这边不一样,这边人没有疯掉,我想这边都是很清楚的,很聪明的,比的人聪明多了。所以我想整个大是截然不同的,我

  写书的出发点是站在民族观上去写。(现在的)书好象是日本人写的,书里不去讲黄河,不松花江,反而唱起日本军歌捧日本人骂中国人。我要站在这个角度写这本(的)书。

  曾谈到相较于内地的包容性,就比较狭隘,有内地网友认为你不熟悉内地就枉加评论,你怎么看?李戡:我觉得的朋友把想得过好了

  ,我讲这句话是因为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不要了然后跑来?我觉得很多人把想得太好了,以为是一个言论很、很的一个地方,我自己觉得常不可思议的。因为我觉得所谓的,像一个公务员公开支持中国统一,被撤职查办,退休金500万也全部了。只有支持,没有支持统一的。自己所谓的民族观,可以决定你这个人讲的话,你这个行为是不是所保障的。我觉得非常的,所以我觉得是这样的。

  如果是的话,我想我们的出发点是要站在为社会好,为国家好的立场上去发表一些意见。所以我觉得如果我们从这个角度出发的话,那我觉得现在的社会是可以接受的。

  易新闻:换一个角度,会不会你把的也想得过好了?李戡:对,我觉得是这样的,因为我觉得这次来主要的目的是念书,全中国最了不起的学校之一--大学求学,我学的专业也是经济学科。我觉得我只是作为一个学生的

  本份,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就我们求学的角度来讲,台大的也是很恶劣的,像我在台大我就每天被骂,应付不了。这边呢,学习第一个竞争力强,学生用功,很上进,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而且很有国际观,很多外国学生。所以我觉得我选择念书,是比较单纯的从学习上来考量的,就是在哪个学习、学术风气好,我就去哪个地方

  谈了这么多社会你不喜欢的地方,对你来说,一个好的社会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李戡:第一个就是人们的头脑要健康,主流要正确,在大方向上要搞清楚。像我不喜欢他们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第一个前提就搞错了,他们把民族观,国家意识搞混了,这是我认为比较重要的部分。

  再来就是要有比较多元的思想,可以交流、汇集。所谓的多元不是指那种杂七杂八的言论可以融入。也有很多现象,很多非主流的,也可以搅乱大,我认为应该有两个方面,一个就是人民忠于自己的民族,自己的国家;再来就是要有足够包容的心去面对这种多元、健康的社会,这是我觉得比较理想的。

  这边不一样,这边人没有疯掉,我想这边都是很清楚的,很聪明的,比的人聪明多了”

  你在聊天里表现出对内地很强烈的好感,作为在成长的青年,你对内地的感情建立在什么基础上?李戡:建立在民族关系上,毕竟还是中国的一个省。现在的有一点扭曲了。我对整个中国,包括在内都是很有感情的,只是表达方法不大一样,所以我觉得还是应该在大的视野去看待以及一些想法,当然也是受到我爸爸的影响。

  李戡:我有读过一本《中国历史概要》,近几年的历史大概都有读过吧,还有从一些小说上去看这些历史。很久以前看过一本《兄弟》,那是因为我五年前来的时候,我看到排行榜上《兄弟》排第一名,我就好奇买了一本。我看完了觉得书很有意思,偶然的机会接触到这些小说,印象很深刻。

  请你举几个最近关心的内地的新闻。李戡:像什么舟曲的泥石流,还有是东北的飞机出事了,还有人在菲律宾。

  有内地认为李敖先生是双重标准--“谈到的时候是代表和公平,谈到的时候就变成了现实主义,历史合理论”,你也给人这种印象?李戡:很多人就觉得我爸爸在威风八面,谁都敢骂,实际上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的现况是从日本人以来一直改朝换代,他们的以来从到,这几十年来他们的荼毒,已经把搞的残破不堪,他们的脑袋已经坏掉了。所以他在做的事情全部都是站在大局上为中国着想,因为他帮争取,为好就是为中国好嘛。

  至于他在这方面怎么样,很多人的心态就是说没那么强烈。我爸爸说的很简单,不能因为对

  ()政党不满就跑去中国,这是不能划上等号的。我们要站在大局上为中国着想,有一些事情可能碰到一些不满意的事情,我们要去想它,不能只看现象不谈原因。我们要追根究底想到现况和原因,之后会怎么样发展,或者想我们要用什么样的手段争取我们想要的东西。他之前在北大就已经讲的很明白了,很多人说他要怎么阐述主义,在的主义,两个是不一样的。他在就提出一个新的办法,我根本不需要谈什么主义的,我只要你兑现《》,因为《》的已经包含的非常广阔了。所以他的标准就是随着最合适的情况下解释的,跟社会的背景有关。我觉得他一直是这样的。

  在和内地的未来发展上,你支持统一吗?李戡:我想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要支持的,因为这是必然的趋势,是一个很自然的趋势,而且两岸最终一定要统一,只是我们现在在尽量的像发生化学反应的催化剂一样,有一些反应你不加催化剂,它的反应也照样会进行,只是会进行的很慢。可能要好几个月,甚至几年,加了催化剂就可以及早完成了。所以我想我们就应该扮演这种加速、促进的角色。

  很多网友觉得你出书和来内地读书是投机行为?李戡:大家觉得有投机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要卖书,要有市场,要念大学是入学条件没那么严苛,因为毕竟对港澳台来说不用杀的你死我活这样子。

  我在的成绩已经算不错了。有些人觉得我很骄傲,可是这本书就已经证明了我在的能力是第一名的,只少在文组方面是第一名的。书的情况,因为那个书里谈论的问题的朋友很感兴趣,被炒的很沸沸扬扬,他们也觉得很振奋。我们也是很顺其自然。我觉得这一切都不是我们刻意要来炒作,也不是什么投机,就只是顺其自然。很多人就觉得我是因为打着这样的名号去撞骗,但是我自己我觉得很对得起我的家人和支持我的爸爸。像很多成功的人也不见得要是靠自己去筹出来的,像比尔盖茨他也继承了老爸很大的一笔财产才有现在的地位。

  每个人的出发点不一样,也不见得那些靠爸爸的人一开始就是投机。其实只要他这个人够努力,他还是一个很值得大家推崇的人。很幸运的,我现在能受到这么多注意,我会更努力的,不会对不起这些关注我的人。

  他这一两个月也帮了我很多的忙。(但)他永远都是主角,我是继承他,现在才刚开始。”

  可否认为你完全继承了父亲的思想?李戡:我觉得都是一样的,我很多的想法都是从他那边继承过来的。至少在这方面,我比他下更多功夫,等于是我也是受他影响才会想写这个东西。

  只是他的思想全部都是建立在他丰富的学问,我想在学问我是绝对赶不上他的,因为他毕竟是念了一辈子书。

  你的思想建立在什么基础上?李戡:也是在他从小,从国中的时候就开始跟他谈一些“正经事”,受到他的影响。我们几乎没有什么思想比较不一样的地方,在学问上的一些事情我都会很尊敬他,所以我觉得目前自己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多念书,多充实自己,再看看我在念自己的书的时候,念完了,再看看会不会有一些新的、不一样的想法,再去问问他。

  05年的时候你面对镜头的时候,描述你的父亲,用了“伟大”这个词。对于你来说,他是你的父亲还是你的偶像?嘉宾:我觉得都是吧,我们不只是父子关系,我也把他当成偶像,也像朋友、师徒的关系。我在也没有什么偶像,我就只喜欢他。

  李敖先生在女人缘上也很出名,你怎么看待他一生中有多个女性陪伴?嘉宾:我觉得也是好事啊。我觉得这也是他人生很多彩多姿的一个部分吧,我觉得他这种喜好、

  这种风流的韵史我觉得也是很多的作家的性格表现;有一些作家喜欢决斗,托斯陀耶夫斯基喜欢赌博,像我爸可能就喜欢这方面的事情。很多家、文学家,很多的性格可能就表现在另外一些事情方面,我觉得这些都是很合理的。当然,我不会去赌博,以后看看再说吧。

  在恋爱观上,李敖先生对你是怎么说的?嘉宾:他过去的情史也很丰富嘛,他也跟我讲,毕竟他以前也有不得已的时候,他坐牢的时候她的妈妈把他给了,她的弟弟把他的房子给抢走了,他的女朋友跑掉了,所以他就对记得了。人情的冷暖有很深刻的体会。他大事情管我,小事情让我自己去做,自己吃个亏自己也就这方面他也不会去管什么的,他就是叫我自己去想办法,他只说:“不要被耍了”。

  李戡:我觉得第一个最主要的还是上了北大的事情,当然,第二个是受到我爸爸的影响。新闻也不会推,刚好碰到我考上了北大,所以才这样。又加上有这本书引起很多人的兴趣,所以突然新闻道了。这一个月来我已经接受了很多访问了,我觉得很好玩儿的就是我也开始学到一些东西了。我觉得刚好在这种社会氛围下,加上我爸的,可能我的举动很快就能引起别人的注意。我觉得可能是好事,也可能会有一些负面的影响。我现在就应该从中学习调整,所以我现在的规划就是上大学,专心做学生,不要再去“耍花样”了,不要再去主动引起一些别人的注意,就是做一名单纯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