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奔流二十载 腾讯再越分水岭

腾讯 2018-11-09 16:41:33

  在这一年,中国最早最知名的互联网企业瀛海威15人管理层出走,号称流星雨事件,张树新等老一代互联网人退出历史舞台;

  张朝阳通过一系列造势搜狐爆得大名,丁磊转型门户网易初现雏形,东拿到投资,三大门户竞争模式即将拉开序幕;

  同样是这一年,深圳国企职工马化腾放弃了铁饭碗,开始创办企业,马云决定年底前离开令人伤心的,带着老部下回杭州继续征战。

  二十年后,当年的数字英雄有些已经陨落,有些萌生退意,而后发先至的腾讯和阿里巴巴,都迎来了生命中的高光时刻。

  中国互联网肇始于1995年,真正打下基础,迎来第一次,就是在20周年的1998年。

  深圳,这座孕育的城市,1992年历史转折中《东方风来满眼春》发源地,在1998年迎来了一个世界级企业的诞生。

  说来奇怪,中国两家能够抗衡美国互联网,超过3000亿美元市值的互联网公司,一家在深圳,一家在杭州。

  中央机构方案把40个部委精简为29个,机关的人数分流一半。调整和减少专业经济部门,加强宏观调控和执法监管部门。

  在邮电部和电子工业部的基础上组建信息产业部。电影电视部、航天工业总公司、航空工业总公司的信息和网络管理的职能,并入信息产业部。

  这是中国互联网产业起飞的关键一招,管理网络的婆婆减少,民间迸发出无穷活力。

  中国的科技力量,都隐藏在三山五岭之间,一旦时机成熟,就如春水拍山,滔滔东流。

  腾讯大河奔流20载,如今形成了几大中国第一的业务,社交、游戏、应用宝、手机浏览器、门户网站、视频网站、手机管家。

  2002年11月,一名自称“我为伊狂”的网民,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表了题为《深圳,你被谁抛弃》的文章,这篇文章在全国引起极大反响,引来了时任深圳市市长的关注,和市民都进行了全面的反思。

  2018年,深圳不但拥有了华为和中兴,还有了市值超过3000亿美元的腾讯。

  在“我为伊狂”为深圳叹息的时候,腾讯正在筚蓝缕的创业期,一个明日之星正在冉冉升起。

  穿越2000年互联网泡沫,腾讯成为深圳二次创业的典型代表,消费互联网的顶尖代表,在社交和数字内容领域执牛耳者。

  1998年7月,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到6月30日我国上网人数已近117.5万,其中直接上网用户约为32.5万人,拨号上网约为85万人;上网计算机为54.2万台,其中直接上网计算机为8.2万台。

  2018年,腾讯微信和WeChat合并月活用户超过10.6亿,20年里增长100倍。

  浩浩荡荡的用户长征,是腾讯的基本盘。腾讯的用户,基本就是整个中国的互联网用户。

  一部中国互联网25年史,腾讯是浓墨重彩的一笔,从门户时代、社交网络到移动互联网,在每个阶段腾讯都有出彩的表现。

  如果说1978年是的起点,1992年二次的部分就是98年动真格,腾讯就是二次的。

  经曰:“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

  无为乃是经过有为的思考,以时势、趋势的判断做出顺势而为的行为,自然的变化规律,使事物保持天然的本性而不是人为,从而达到“无为而无不为”的境界。

  金庸说:“中国的传统哲学,是盼望国家领导人清静无为。人当然不能无为,要有为,但领导境清静一些,动作清静一些,还是好的。”

  总设计师说:“担任领导的人,不能出太多的主意。如果考虑没有成熟,不断有新的主意出来,往往要全国大乱。家主意太多是要坏事的。领导人和平,对国家有好处,对人民有好处。”

  对具体经济活动不,交给市场,深圳民营经济发展迅速,市场活力全国领先。

  业界,马化腾对公司管理比较宽松,腾讯架构调整大约7年一次,管理团队基本上是“不”。

  腾讯员工的稳定性,在互联网公司是罕见的,这当然会造成一些惰性,但稳定预期对公司长远的发展利远大于弊。

  Facebook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之后,创始人都先后离职,留住人才对谁都是一个难题。

  张小龙研发掌控微信8年,他定的规则依然是微信的铁律;QQ的产品经理任宇昕成长为公司肱骨之臣,仍然活跃在第一线。

  在CCTV《对话》栏目的最新采访中,腾讯CEO马化腾念了一封短信《致未来》。

  信中说,中国互联网因应运而生,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最应该感谢给予的巨大包容和创新空间。

  腾讯受益于,也助力。腾讯积极响应数字中国战略,致力成为各行各业的数字化助手。

  站在四十年的关口,腾讯的确应该有气魄,有格局,来谋划更大的事业。

  毕竟,20年发展的腾讯,既是的理由,也是的,更是下一步深化的地基。

  似水,民动如烟。腾讯所处的经济乃至圈层,都不似过去那般简单。

  另一方面,微信支付飞入寻常百姓家,IG战队获胜年轻人狂欢,时间或许在腾讯这边。

  被业界称为最烧脑的腾讯WE大会,就是腾讯探索科技前沿,致力科普的重要抓手。

  下一个20年,腾讯更重要的工作,是把互联网能力赋能传统行业,用消费互联网带来的去和升级产业互联网。

  在最近的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马化腾表示,移动互联网的主战场,正在从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向下半场的产业互联网方向发展。

  腾讯未来的任务是做“连接器”、“工具箱”、“生态共建者”,帮助实体产业在各自的赛道上成长出更多的世界冠军。

  从腾讯的历史看,它的承诺都兑现了,生态的同时也获得了自身的发展;未来产业互联网如果能如预期一样发展,腾讯也将从中获益。

  下一个20年的腾讯,应该是随着中国经济脉搏跳动的腾讯,它不但是中国的互联网基础设施,也应该是世界的互联网基础设施,随着一带一扩展,进入更广阔的市场。

  腾讯在东南亚、印度和欧洲都有不错的开局,电商、、社交和本地生活服务都有深度介入。

  拥有庞大体量的腾讯,也应该在国际技术组织中拥有更多的话语权,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声音,值得被世界认线年,四十年将更加深化,“中国对外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二十年艰苦创业的腾讯将由内及外,打开自己生态,赋能传统行业,成为腾讯再出发的分水岭。经济发展是中国最大的,一带一是中国未来的机会。

  数字化程度每提高10%,人均P增长0.5%至0.62%,赋能传统行业,互联网巨头们可以获得巨大的经济利益,也能深深嵌入庞大经济体,不再游离于主流之外。

  互联网国际化,不光输出资本,在国际商业竞争硬碰硬上,也输出了中国模式、中国思维。

  互联网已经走到舞台的中央,新经济已经是国家重器,正视自己基础设施的地位,承担大国重器的责任,惟其如此,才能大道直行,惟其如此,才能无远弗届。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